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想要的人生只是快乐

Posted: 2月 11th, 2020 | Author: | Filed under: 历史history, 心情mood | No Comments »

欣闻高中的好友已经是年轻的博导,那时我和他成绩相比此起彼伏,不分伯仲,说是对手,可能朋友的成分更多一点,于是总会在上晚自习前的操场散步中畅想未来的人生,我算有点清高且自负的人吧,我不太奢望出人头地,但也绝不会甘拜下风,现在想来还是家里的眼界低了些,在重要的决策上并没有为我做更多的考虑,以致于高考以后很多都是任由上天安排,也许就是那时我走了一条没有向上跳跃的路。

说接受自己,是不情愿还是坦然,都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这个过程需要一些麻木,也需要一些自信,每每觉得有些后悔时,又赶紧如速效救心丸一般对自己默念:“其实现在的一切还好。”难道不是吗?所有的人生体验都是自己独占的,况且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太多委屈,经历的困难也大多解决,我不知道这样的福报算是几何,但的确挺感恩的。

科比坠机时,我恰好在洛杉矶的圣莫妮卡,距离坠机地点不算远,而且发生的当天我正好在环球影城,玩着一个个刺激的游戏,此后几天我看了美国当地媒体的报道,很多科比的名人好友说: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灾难哪一个先到,在已经过往的每一天,请好好爱你和你的家人。的确,斯人已逝,时间告诉我每天划走的时光都无法挽回,如果人生并不快乐,再长的寿命又有何用呢?

我会了解外面的悲欢,但对于自己,我只希望是快乐与安详。


重看《万箭穿心》

Posted: 11月 20th, 2019 | Author: | Filed under: 历史history, 心情mood | No Comments »

昨晚的电影台在播《万箭穿心》,第一次看的时候简直惊艳,方方把武汉女人的狠劲写得畅快淋漓。调台正好刚刚开始,于是又看了一遍,很可惜不是武汉话版本,重新配音的普通话版本为了体现角色的强调,竟然尾音处理上有了点港台腔。

宝丽一开始的泼辣劲,对搬家师傅的各种嫌弃和克扣,着实让人生厌,正如搬家师傅所言, 可怜马学武的命不好。后面的几个桥段都是展现这是一个多么让男人讨厌的女人——在朋友面前吆五喝六;说男人那里不行;在家庭唯一交流的场地,吃饭桌上抢占所有的话语权;对来一起住的奶奶冷言相语……你哪里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儿媳、媳妇和母亲,以致于后面的嫖娼报警、丈夫跳江都成为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真要好好注意的话,搬家是宝丽张罗的,饭菜是宝丽煮的,就连奶奶离家出走,也是宝丽去找,宝丽给铺的床,安排的房间,那个丈夫只会窝在哪里,奶奶只会坐在沙发上哭,而孩子也认为一切都是妈妈造成的错。这也让即便死都不给宝丽留下一句遗言的丈夫,却把孩子老娘甩给宝丽来养成为了天经地义;背了十年扁担,从一个风情万种的袜子销售变成一个自降8块钱抢活的女劳力,只为了养孩子老人,供孩子读书……尽管她背负了邪恶的人设,却倾其所有,付出一切,换来的是一切都是应该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

方方这个剧本好的原因是,武汉女人确实是有这么一股狠劲,天不怕地不怕,泼皮无赖起来让人胆颤心惊,但骨子里却是传统的,相夫教子,煮饭挑水都是理所应当。这和其他地方的人却有不同,但却昭示着越来越追求独立个性的这个时代的人们。

奶奶身体愈发不好,没有了儿子,唯有即将上大学的孙子相依为命,她心底依然是觉得宝丽害死的自己的儿子,这是十年的赡养也挽救不回来的。

孙子高考状元,前途无量,却依然无法理解妈妈,这个只会问作业做完没有,作业多不多……毫无营养的咸淡话,哪里有关心,甚至连陪伴都没有的女人,一杯敬酒后,你不再是我的母亲,一别两宽。

该用怎样的心态来过好这不知所措的下半生,即便上半生已经伤痕累累,为别人付出一切却惨遭抛弃,其实有一个留了副驾驶座位给你的人就好,即便破车容易熄火,一边喊着“婊子养的”,一边用力推车前行,生活还需要继续。

……

此次看电影时,一位是因为唯一的一段婚姻一塌糊涂,而时常抱怨自己命不好的妈妈;一位是与我妈相伴已有十年,大我妈十岁,除了我妈几乎老无所依,总是担忧寿命的老伴;还有因为童年这不幸福的家庭生活受到影响,留下颇多遗憾和恨,而一直意难平的我。

在有暖气的房间,安静的夜晚,窝在沙发里看这样一部电影,每个人都十分唏嘘,却又都是只属于自己的感慨,无法分享和共情,所以看电影的时候大家都没怎么交流。也许只有宝丽 一边喊着“婊子养的”,一边用力推车前行直至启动,头也不回地离开那个家,准备去过好自己的下半生的这一幕,每个人都应是内心里长嘘一口气,是啊,在时间里原谅自己,不再计较,过好自己的下半生。


我希望岁月静好

Posted: 11月 7th, 2019 | Author: | Filed under: 历史history, 心情mood | No Comments »

高中同学突然微信我,说他竞聘成功,官阶又升一级,感谢我上次帮他修改的竞聘讲稿,其实我真没改什么,顺了顺结构,同时把一些拗口又明显冗长的名词句子给缩短了,和他说了些演讲的技巧,自然还是因为他本身够格才成功的。

之前的印度同事,离职走的不是很愉快,不过并不影响我们相识一场,他通过微信问我好,但显然他此次主动招呼是为了分享他的两个好消息,一个是患有孕期糖尿病的老婆这次已经怀宝宝7个多月了,再就是通过他的工程师哥哥,明年四月即将去加拿大外派工作,自然比之前来中国工作,接受中国资本家的剥削要提升很多。

还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在我工厂里已经工作了三个月的学徒工,95后外出打工的孩子稚气未脱,虽然我能提供的生产和生活环境不算太好,但也真心希望他好好学点技能,在这个辽阔且冷漠的城市角落,为他提供每个月稳定的收入和安稳的生活。所以,突然有一天他说他想辞职,想回老家时,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给他的生活就一定对他是好的吗?我甚至对他未来的去向无从知晓,也无法判别,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说不定真的有很多比我这里更好的选择呢。

我还想起了大约十年前,我和一个自认为亲密无间的网友聊天,他说他晋升了,买房了,结婚了,而我在网络这一端竟然不知道回复什么,说真的,竟然有些生气,恨的是自己居然和他差那么多,人生的比赛似乎已经慢了太多了。对方跳动的QQ头像传来消息:你怎么啦?难道你不为我高兴吗?-没有,没有,怎么会,为你高兴。我赶紧回复,却在心里翻江倒海不是滋味,我是真的不高兴吧,但我真的不是见不得对方好,何况他还是我不错的朋友。

列夫·托尔斯泰在《 安娜.卡列尼娜 》中说到: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可面对不幸的人,普通的人总是毫无意外的关怀;面对幸福的人呢,显然并不是祝福和祝贺如此单薄,何况那个幸福的人是你熟悉的。

我也只是到了这个年纪,才会真心为对方的幸福而高兴,为对方拥有了我没有的幸福而高兴,因为在高兴的那一秒,我对自己说,在有生之年似乎也没有可能获得对方拥有的幸福,那就为其高兴,见证这一刻吧。

我也只是到了这个年纪,才会真心为对方的拥有而高兴,因为我终于明白世间百态我领略到的何其不是沧海一粟,那些我不知道的幸福与悲惨不知有几多,而我知道的幸福与悲惨的象限又多狭小,所以让我看到、感知到的悲惨我自然怜悯关怀,而让我知道和感知的幸福,即便不在我身,那也是小小而又确定的幸福,体验的欢悦是一样的。

不过,我更希望岁月静好,不起微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