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田老师红烧肉

Posted: 1月 10th, 2021 | Author: | Filed under: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刚来北京的时候,除了单位食堂,慰藉我“北漂”惴惴不安的心的就是附近的美食,我印象深刻的有wu3凉皮(应该是叫“武三”,但人家就是这么酷),还有马华牛肉面,当然档次最高的应该是“田老师红烧肉”了,首先他的“红烧肉套餐”真的有足足五块红烧五花肉,配有一点莲花白和酸豆角,米饭也是油花花的东北大米,荤素搭配,又没有那么腻,简直是人间的美味。

“田老师红烧肉”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打饭的阿姨会给你在米饭上浇一点汤汁,咸香无比,简直是拌饭的顶配了。我知道有很多人会专门来吃这一勺浇汁,嘴甜的高中生会说:阿姨,您再多给我点汤汁,谢谢您了,再多一点。打饭的阿姨会多一点,但从没有说给谁满满一勺充分浇淋的汤汁,即便有人说多付钱买这汤汁,收银小妹会说:对不起没有这一项。

我渐渐掌握一个诀窍,我会多要一个米饭,然后和打菜的阿姨说:麻烦多给我点汤汁,我多要了一个米饭。那位阿姨不会多说什么,但感觉是有多给的,再加上他们自己做的辣椒油伴着米饭,实在是人间美味。

“走啊,去吃田老师!”下班邀请同事时,这句代表着今天是开心的,一般只有老实本分极度专注的专业人士,我会叫“老师”,比如当时初当记者,敲开采访对象的办公室,遇到前台也会怯生生地喊一句“老师,您好,我找……”而田老师红烧肉总给我一个眼镜后面睿智而坚毅的眼神,他在等待红烧肉咕噜咕噜炖出来的最好时机,那是多么让人期待和紧张的。

而时光总是会抹去一些,就像我明明记得在河边捡到的一枚漂亮石头,可怎么也找不到了。我离开了我的第一份工作,自然也少有机会去吃“田老师”了,而我辗转到了新的地方,也有“田老师”的连锁,但却吃不到那我总会严格设定,确保精准计算,平均分配到我吃完这份米饭的节奏中的五块红烧肉,没有了总是耐人寻味微笑的打饭阿姨,自然也没有了迷人的汤汁和红油辣椒,甚至那种标致的红色招牌也黯淡了很多。

我总会和自己说,很多东西是配套的,青春和那些记忆都会打包带走,那就远远地经过,想念那个略显局促的餐馆,每一个无比享受红烧肉套餐的时光。


“享受”生活

Posted: 1月 5th, 2021 | Author: | Filed under: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今天去看了“Soul”,里面有个故事:一只小鱼的目标是去Ocean里,它各种努力各种期待,等它遇见了一条大鱼,大鱼告诉它,它就在Ocean里,小鱼很失望,我只是在水里,一直在水里,这就是Ocean吗?是的!心心念念的Ocean,其实你早就在其中。你要达成的目标并不是并不是生活本来的闪光,当执念的目标完成时,你会发现其实不过如此,还不如那一阵微风,那落下的皂角,那围着父亲蹦蹦跳跳的孩子。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个人去看这场电影,我还很无聊地买了一个黄色的马克杯,尽管我已经有很多杯子了,但那个黄色让我觉得喝水一定很温暖。

我的心情很低落,显得特别孤独,翻看手机里能给我出主意的人,要么已经远离我的生活太久,要么早就没有耐心,要么其实已经不懂我了。手机里app不停给我推送抑郁症的消息,我被一个抑郁症的人描述的感觉震惊到了:感觉心里湿湿的,像沼泽。

我应该还没有病入膏肓,但我的确内心湿湿的,想拿太阳晒一晒。

生活里我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我无法站在别人的立场给自己一个很好的说服;工作中我同样遇到了尴尬,我竟然没有了选择的果断,因为太多无法去分辨的条件。我做不到“忘我”,又有达成自我设定目标的“执念”,我就是电影里裹满砂子的怪兽吧。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很轻松的坐在街角,看着令我平静而幸福的每一个生活瞬间,我希望那依然是我在平静地享受着我的生活。

什么时候我可以放下“执念”?什么时候我又可以“享受”生活呢?


我是不是一个“好人”呢?

Posted: 6月 8th, 2020 | Author: | Filed under: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没想到这竟然成为了困扰我的问题,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人”?

因为没有任何打招呼,擅自放到门卫自行签收的快递员,我投诉之后,他在电话里说我不够善良,“一个订单只挣8毛钱,一个投诉要扣500”,我不应该投诉。可你真的没有完成你的服务内容,甚至连一句道歉和解释都没有,不能将你们的规章制度来道德绑架我正常的权益吧。

因为许久没有对账和付款的客户,我仅仅是提醒她尽快对账,安排付款,她一下子爆了,说:“我之前已经付了那么多了”(可那是已经完成的订单啊,还有很多订单没有支付啊!);“你的催账让我觉得我十分低贱,被你防着”(难道一直挂账不催促你就得到尊重了吗?)我们少一点感觉,在商言商,诚信经营合作难道不好吗?

另一个客户,“我上次不是这么说的,你肯定自己记错了,你要赶紧把给我解决。”我因为怕遗漏,习惯设置所有电话都有录音,当我把上次和她电话录音文件发给她,里面清清楚楚录着她死不承认的事实,她说我“你这个人太恐怖了,太阴暗了”。难道录音备份不对吗?

一个拉货司机,客户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准时来我们这里取货,无奈他自己搞错路线,耽误了几个小时,而当他向客户解释时,则说是因为我们不配合装货。亏得同事等他来了一直忙前忙后,司机站在那里玩手机。客户一个电话过来骂我欺负刁难司机,容不得任何解释,“为什么要欺负辛苦的司机?”唉,我看看还在那里玩手机、全然不顾的司机,把愤怒的客户的电话挂掉。

按照我的家教和社会教育标准,按照我所接受的道德标准,我死活也想不通我到底哪里“恶”了?我承认这个世界我需要反思的是交流的方法,高情商的处理,可对不起,繁杂的日常我无法面面俱到,何况有的人可能根本无福消受这样的“温柔以待”。

和善良的人同行,向高尚的人学习,而那些让我实在不知所措的人,原谅我尽量让你轻轻飘过,不沾染我内心的一丝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