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想要的人生只是快乐

Posted: 二月 11th, 2020 | Author: | Filed under: 历史history, 心情mood | No Comments »

欣闻高中的好友已经是年轻的博导,那时我和他成绩相比此起彼伏,不分伯仲,说是对手,可能朋友的成分更多一点,于是总会在上晚自习前的操场散步中畅想未来的人生,我算有点清高且自负的人吧,我不太奢望出人头地,但也绝不会甘拜下风,现在想来还是家里的眼界低了些,在重要的决策上并没有为我做更多的考虑,以致于高考以后很多都是任由上天安排,也许就是那时我走了一条没有向上跳跃的路。

说接受自己,是不情愿还是坦然,都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这个过程需要一些麻木,也需要一些自信,每每觉得有些后悔时,又赶紧如速效救心丸一般对自己默念:“其实现在的一切还好。”难道不是吗?所有的人生体验都是自己独占的,况且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太多委屈,经历的困难也大多解决,我不知道这样的福报算是几何,但的确挺感恩的。

科比坠机时,我恰好在洛杉矶的圣莫妮卡,距离坠机地点不算远,而且发生的当天我正好在环球影城,玩着一个个刺激的游戏,此后几天我看了美国当地媒体的报道,很多科比的名人好友说: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灾难哪一个先到,在已经过往的每一天,请好好爱你和你的家人。的确,斯人已逝,时间告诉我每天划走的时光都无法挽回,如果人生并不快乐,再长的寿命又有何用呢?

我会了解外面的悲欢,但对于自己,我只希望是快乐与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