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Posted: 五月 28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给若水to ruoshui | Tags: , | 1 Comment »

若水:

今天我心情变得很好,也许是走路上班的路上看了几个好笑的笑话,也许是因为想通了一些,心里变得平静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心里总是阴天,最好不要这样。好想去三亚,去晒睁不开眼睛的阳光。

不得不承认,之前的减肥成果付之一炬,我又开始面对我的一圈圈肥肉了,复胖的理由有很多种,只能说我一直在通过努力寻找自己幸福的根源。如果好身材能获得更多的朋友,但却让自己陷入压力的境遇,那我还是情愿放弃,我反而相信那些在自己萎靡困顿时候给自己鼓励的人才是最后的朋友。那么现在我收获的关心都是最真诚的吧,我爱你们!

若水,你爱过一个人吗?我指的是那种无缘无故的去喜欢一个你之前并不认识的人。我爱过。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这是我和一位朋友聊天的内容,我觉得很有意思。你爱一个人的时候,是期待和担忧夹杂在一起的,期待的是在一起,担忧的是分离。是不是这样?

我想起了我曾经莫名其妙认识的一位朋友,他和我半夜3点去泡吧回来的路上,沿着二环讲起了他的爱情故事:

喜欢一位住北京胡同的姑娘,那个姑娘母亲去世了,唯一相伴的父亲怎么也不接受他,小伙子不甘心,每天沿着二环线,穿熟悉的胡同去门口等那个姑娘,那个姑娘开始会借着上厕所和小伙子见上一面,两人牵牵手,都不敢说话,怕屋里的父亲听见。

后来姑娘累了,说以后别来了,我们散了吧。小伙子不说话。

以后每一天,他还是沿着二环线,穿熟悉的胡同,去那个熟悉的门口坐一会,然后回家。

为了不打扰那个姑娘,他一般都是很晚才去,他记得那里有只好奇的猫。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脚步,指着一个破烂的门口说,就是这里。

我问他:你还爱她吗?

他说:不爱,但我不来这个胡同溜达一下,我睡不着。

我确信他是不爱她的了,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安放这好不容易凝出的爱,于是在这胡同里,他每天都要去看看他的爱还在不在。

若水,你知道吗?爱是一种人类最难分泌的物质,比出汗还要累,而且还特别难挥发,成为一种粘稠的胶质物,无法脱身。

所以,请不要轻易说爱,不要轻易施予爱,至少为爱找一个安放的容器吧。

胡说八道不知所云的爸爸

2010年5月28日


蛋炒饭有几种方法?

Posted: 四月 20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给若水to ruoshui | Tags: , | No Comments »

若水:
最近会想你是怎样的征兆呢?其实说好不想你了,想让你彻底消失,因为想起你就想到一种无奈的生活,也许会是最为保险的幸福,但其实心里是不想接受的,至少现在是害怕的。可是,你还是最近出现在我突然的一回首或者某个发呆里,好吧,和我说说话吧。

你知道蛋炒饭有几种方法吗?这是爸爸你最近研习的内容呢。

网上盛传的一句话是“去年的米,隔夜的饭,新鲜的蛋”,想来如果真要炒出一碗没有遗憾的蛋炒饭该要立下多大的宏愿,为一碗寻常炒饭耐得住怎样的一年之约呢。但转念一想,没有人会为了一碗明年的完美炒饭而努力吧,一定是恰恰存了一年的米做多了一锅饭,第二天恰好没有什么菜,好在邻居送来自己芦花鸡刚下的两个蛋,伴着炼出的好猪油,没有商量地出乎本能地炒了一碗粒粒饱满,金黄灿灿,却拨不出鸡蛋,看不到油花的一碗蛋炒饭。那碗饭的香恰好出自自己的灶台,自家的油,自家的鸡蛋,自家的米,当然还有自家的手艺,那是家的味道,一种将归属感具体化、人情化的标签。

食神周星驰会感慨“皇帝炒饭”竟然能把米酿在箕尾虾里面蒸熟,再用整只吉品鲍鱼榨汁,再加上极品“官燕”来炒,表面上看起来是平凡无奇的炒饭,其实上是精雕玉啄,高深莫测。只可惜炒王不知道水份太多,饭粒太软影响口感,连炒饭最基本的常识都忽略了,蛋炒饭是要用隔夜饭来炒的。

奶奶的蛋炒饭很奇特,她会将米饭碾碎平铺在锅中,大火烧着也并不着急,然后用油水混合的液体在“饭饼”上及四周浇洒,那种油和水在铁锅壁焦灼着的“滋滋”声瞬间将略微有些糊糊的饭香给烘托出来了,几次三番米饭已经粒粒清晰,且都会有些黑色的“疤痕”,这时再将蛋液浇在米饭上,迅速翻炒,奶奶最帅的动作是最后出锅前会很大动作地掂锅,然后仿佛舞蹈一样,洒上葱花。奇妙的是蛋炒饭即使盛放在碗中也会滋滋作响,那种新鲜的焦糊味瞬时将蛋香也烘托出来,仿佛法国巴黎的香水,前调是葱油香,中调是爽朗的蛋香,尾调则进入到似乎是焦糊但更像是炊烟味道的米香,整个人在吃这碗蛋炒饭时,味蕾向大脑传达的更像是一场电影,炊烟、夕阳、鸡鸣犬吠,还有那慵懒的豆灯与蛐蛐声……奶奶是个小脚女人,年纪大了以后是很少去厨房的,但只要我说想吃蛋炒饭,便是非常迫不及待的表情,也许那种独有的自豪也是会让她享受不已的。说来奇怪,奶奶去世以后,尽管她奇特的蛋炒饭步骤,我不停实验落实验证,但就是没有那份炊烟的味道,那就是奶奶留在世界上的东西吧,一份想念的味道。

妈妈和奶奶的“婆媳矛盾”至少有一部分出自于蛋炒饭,妈妈说炒糊的饭有什么好吃的,她更喜欢油光可鉴的蛋炒饭,于是她会先用热油将蛋花炒好,再用油炒好米饭,再将蛋花和米饭混合炒在一起。妈妈说:看不到油的饭菜哪里叫饭菜,首先就是拿不出手的。所以我吃完蛋炒饭的碗必定是有一层油的。妈妈说她不爱吃蛋,于是不厌其烦地将蛋花摘出放在我的碗里,我说:如果不爱吃蛋就炒一份没有蛋的炒饭,再炒一份有蛋的米饭吧。妈妈总说是麻烦。其实后来工作后妈妈来北京,也是很爱吃有蛋的蛋炒饭的。那只不过是一个依然改不了的习惯,遇到好吃的首先挑出来放在我的碗里,不厌其烦。

家族里有个木讷的叔叔,工程技术人才,绘制的图纸堪比计算机打印机,他也爱蛋炒饭,不过按照他的加工方法,这绝对是“豪华蛋炒饭”了,他会先泡好香菇、木耳、黄花菜,还会买来青豆、玉米粒、胡萝卜,再就是一定要有乌江牌的榨菜,所有的材料洗好都处理成大小类似的颗粒,每一类食材都放在不同的碗里,然后用油翻炒,据他说每种材料放入锅中的顺序也是有讲究的,当然也是专门留好的隔夜饭,炒出的什锦蛋炒饭,五颜六色,仿佛碗中的礼花,放入口中的味道也是丰富多彩、层次分明。只是一碗蛋炒饭可能要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要洗十几个碗,我想就算经常蹭吃叔叔的蛋炒饭也是不人道的吧,让他宝贵的时间多去为社会做贡献吧。

而如果你要去小吃店点一碗蛋炒饭,一定会心不甘地升级为扬州炒饭吧。我专门有问杭州小吃店(北京两大餐饮集团:成都小吃、杭州小吃)老板,扬州炒饭比蛋炒饭高级在哪里,他说我加了黄瓜丁和火腿肠丁的呀,好好吃的。去了广州后才知道扬州炒饭竟然出自这里,原来广州厨师将蛋炒饭里引入了虾仁、叉烧两种食材,而所有配以“叉烧”和“鲜虾”的菜均冠以“扬州”,因此得名。想来杭州小吃将虾仁换为同样鲜美爽口的黄瓜丁,而将叉烧换为火腿肠丁,也算基本忠于“扬州”二字了。

至于蛋炒饭的技巧,比如将蛋液和米饭混合后再一起掂炒比较不费油,还能金裹银,比如在米饭上撒盐不会使米饭粘连,比如葱花在起锅前再放……这也是仁者见仁的事情。

但是若水啊,你至少知道你爹是一个多么贪吃的人了,深更半夜在这里讨论蛋炒饭,也是吃货里的一朵奇葩吧。

害羞的爸爸

2010年4月20日凌晨


像爱你一样爱自己

Posted: 九月 23rd,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给若水to ruoshui | Tags: , , , | 像爱你一样爱自己已关闭评论

若水:

又是很久没有和你写信了,刚才回想了下,每次和你写信都是最困惑或最清醒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是真正放松下来和你说说话的我吧,还是希望某天你能看到我写的这些,原来你的爸爸也和你一样,有这样和那样的困惑。

我今晚的安排很丰富,把昨天吃剩打包的煲仔饭用微波炉热了热,剩饭就是好吃,呵呵。然后爸爸去了同事推荐的附近一家巨型体育超市,买了跑步袜、瑜伽裤和排汗T恤;接着去家附近的超市买了油盐酱醋和锅(是的,终于决定自己做饭了);回家后,稍微将家里收拾了一下,洗了一个热水澡,泡上一壶新买的铁观音茶;此时正在敷绿藻泥面膜(15分钟后,我会涂上茶树油精华),洗衣机里洗着我的脏衣服;而明天是第一天健身,运动装和泳裤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还好心情地带上阿玛尼的那款男香,希望运动完后记得让自己香喷喷。而明天早晨的菜谱,我已经想好了,吐司+奶酪+煎蛋+梨,微波炉很方便呢……

是的,我很高兴我的生活又开始走上正轨了。没有了对于寂寞的恐惧,摆脱了对于散漫的沉迷,我开始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充实一些,更围绕自己一些。是的,前段时间,爸爸总被朋友们说”想太多了”、”不要给别人太多压力”,是的,爸爸那段时间很混乱,在一种新的环境下乱了方向和阵脚,而当决定不再去想那些烦乱的事情,像爱你一样爱自己,一切又重新变得充满了希望和美好。

虽然我一直反对将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但我又很无奈地将自己的生活建立在工作的基础之上。好在爸爸一直在寻找让自己快乐的工作,23天也许还很短,但至少现在依然充满期待,每天很开心。很想让你也看看《杜拉拉升职记》,其实我也没有完全看完,但读的部分就已经让我可以跳出自己的角度更宏观地看问题。短短3个月的离奇经历,我想爸爸已经转变很多,懂得很多了,这将是我的财富,也将是我以后向你炫耀的谈资。

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人际关系相对简单很多,每天全力以赴地工作,然后在空闲的时间思考自己的经历,不断总结自己的人生,这难道不就是修炼吗?希望若水也能学会自我修炼。

送你一张早就拍好的照片,是在塞纳河畔连拍后合成的广角,很不错吧,呵呵。

爸爸困了,晚安,吻你(希望真的吻你时,你已经垂下浓厚的睫毛,沉沉地做着美梦)!

爱你的爸爸

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