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


老板养了只叫“糖果”的狗,在我看来就是“恶犬”本犬了,卷毛迷你泰迪,完全没有威慑的资本,但可以遇到陌生人(或者应该是它认定的可以威慑的人)发自肺腑地狂吠不已,甚至会突然做出扑咬动作,在各个办公室耀武扬威的察看,随地撒尿和拉屎不在话下;但一旦遇到了老板和老板娘,尾巴摇得如同直升机,马上咧嘴装可爱,被老板搂入怀中时,更是娇羞百媚,特别是它会在恩宠之时,轻蔑地瞟你一眼……一条狗怎么可以这么有心机?实在是厉害!

“糖果”总让我觉得是老板人格的投射,所以对老板也多了一分敬而远之,可熟悉以后,发现并不是,但并不妨碍我讨厌“糖果”,而它依然获得老板的“宠爱”。

我估计“糖果”也是讨厌我的,因为我有一只叫“波妞”的陨石边牧每天在家等我,“糖果”是没有遇见过我的“波妞”的,但我相信它已经从我的鞋子和裤脚闻出了“波妞”的存在,要不它不会经常去扑咬我的鞋,倒不是真的咬,像是一种恐吓和威慑,我也没有被吓到,就是很苦恼这种“碰瓷”,真的踢到又恰巧被老板看到,这可就说不清楚了。

“波妞”就是我的性格投射吧,追求岁月静好的怂包,相比较每天遛狗时闻嗅阅读附近狗圈的尿迹气味,她更感兴趣的是今天的零食有没有新的花样。作为智商顶级的狗,她一定是会玩飞盘、打枪装死、握手打滚的,但她偏偏不,所有的指令对她就是茫然,除非你手里捏着她感兴趣的零食,注意,必须是感兴趣的零食,鱼皮就比黄瓜更有效。

我有次问我妈,如果下辈子可以选做一个命运多舛的人,或者是一条被宠溺的小狗,你会怎么选?我妈是惊讶的,轮回里如果做了畜生,岂不是对今生今世的惩罚。可我觉得“波妞”应该是没有烦恼的吧,她每天的狗粮是管够的,连早晚各一次的遛狗都是时间固定的,唯独的不确定就是零食的变化,那才是每天慢生活的“小确幸”吧。嗯,我还是蛮羡慕她的生活的。

“波妞”在傻傻的睡着,恶犬“糖果”也有它的幸福和烦恼吧,反正狗生的悲喜也并不相通,那就各自欢喜,各自幸福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