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田老师红烧肉

Posted: 1月 10th, 2021 | Author: | Filed under: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刚来北京的时候,除了单位食堂,慰藉我“北漂”惴惴不安的心的就是附近的美食,我印象深刻的有wu3凉皮(应该是叫“武三”,但人家就是这么酷),还有马华牛肉面,当然档次最高的应该是“田老师红烧肉”了,首先他的“红烧肉套餐”真的有足足五块红烧五花肉,配有一点莲花白和酸豆角,米饭也是油花花的东北大米,荤素搭配,又没有那么腻,简直是人间的美味。

“田老师红烧肉”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打饭的阿姨会给你在米饭上浇一点汤汁,咸香无比,简直是拌饭的顶配了。我知道有很多人会专门来吃这一勺浇汁,嘴甜的高中生会说:阿姨,您再多给我点汤汁,谢谢您了,再多一点。打饭的阿姨会多一点,但从没有说给谁满满一勺充分浇淋的汤汁,即便有人说多付钱买这汤汁,收银小妹会说:对不起没有这一项。

我渐渐掌握一个诀窍,我会多要一个米饭,然后和打菜的阿姨说:麻烦多给我点汤汁,我多要了一个米饭。那位阿姨不会多说什么,但感觉是有多给的,再加上他们自己做的辣椒油伴着米饭,实在是人间美味。

“走啊,去吃田老师!”下班邀请同事时,这句代表着今天是开心的,一般只有老实本分极度专注的专业人士,我会叫“老师”,比如当时初当记者,敲开采访对象的办公室,遇到前台也会怯生生地喊一句“老师,您好,我找……”而田老师红烧肉总给我一个眼镜后面睿智而坚毅的眼神,他在等待红烧肉咕噜咕噜炖出来的最好时机,那是多么让人期待和紧张的。

而时光总是会抹去一些,就像我明明记得在河边捡到的一枚漂亮石头,可怎么也找不到了。我离开了我的第一份工作,自然也少有机会去吃“田老师”了,而我辗转到了新的地方,也有“田老师”的连锁,但却吃不到那我总会严格设定,确保精准计算,平均分配到我吃完这份米饭的节奏中的五块红烧肉,没有了总是耐人寻味微笑的打饭阿姨,自然也没有了迷人的汤汁和红油辣椒,甚至那种标致的红色招牌也黯淡了很多。

我总会和自己说,很多东西是配套的,青春和那些记忆都会打包带走,那就远远地经过,想念那个略显局促的餐馆,每一个无比享受红烧肉套餐的时光。

某年当月今日:
  1. 2004:  一路顺风(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