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安徒生:坚定的锡兵

Posted: 3月 16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童话fairy tale | Tags: , | No Comments »

安徒生

  (1805.4.2-1875.8.4)
  安徒生是个命苦的人。
  1805年出生于丹麦中部一个鞋匠家里。
  父亲被迫到拿破仑的军队中当一名雇佣兵,而两年后因身体不支而退伍,很快便死去。
  母亲也只能替人洗衣度日,祖母则靠乞讨为生。在饥饿中打滚得安徒生未曾有过幸福的童年。
  饥饿和贫困毁坏了他的健康,于是他没有当上一名芭蕾舞演员——他的第一个梦想破灭了。
  而当一场严重的感冒使他唯一剩下的好声音也变粗时,他的第二个梦又破灭了。
  终于在经历8年奋斗之后,在诗剧《阿尔弗索尔》的剧作中展露才华,从此他有了学习的机会,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主要靠稿费维持生活。
  为了争取下一代,他用自己的一切情感和思想来写童话,但同时也没有忘记成年人。他说:“当我写一个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的时候,我永远记住他们的父亲和母亲也会在旁边听,因此我得写一点东西让他们想想。”
  “安徒生式悲剧”成为了一种因自卑心理而产生的超越自卑的骄傲,于不完满中找寻完满的补偿心理。

《坚定的锡兵》

  从前有二十五个锡兵,他们都是兄弟,因为他们是由同一把旧的锡汤匙铸出来的。他们肩上扛着枪,眼睛笔直看着前面,穿着漂亮的军服,一半是红的,一半是蓝的。

  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锡兵”,这是他们躺在一个盒子里,一个小男孩打开盒盖后高兴地拍着双手说出来的。他们被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他站在桌子旁边把他们一个一个立起来。这些兵全都一模一样,除了一个,他只有一条腿;他是最后一个被铸出来的,熔化的锡不够用了,于是让他用一条腿稳稳站住,这就使他非常显眼。

  锡兵们站着的桌子上还摆满了别的玩具,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纸做的美丽小宫殿。透过小窗子可以看到里面的那些房间。宫殿前面有一些小树围着一面镜子,它就代表一个清澈的湖。几只蜡做的天鹅在湖上游着,它们的影子倒映在湖水里。这一切非常好看,但是最好看的是一位小姐,她站在宫殿开着的门口;她也是纸做的,穿一身淡雅的布裙,肩上围着一条蓝色的细缎带,就像披着一条披巾。在缎带上插着一朵用锡纸做的闪光的玫瑰花,有她整张脸那么大。这位小姐是个舞女,她张开双臂,一条腿举得那么高,这位锡兵根本看不见,以为她也和他一样只有一条腿。

  “她正好给我做妻子,”他想,“但是她太高贵了,住在宫殿里,而我只有一个盒子可以住,而且我们二十五个挤在一起,就住不下她了。不过我还是必须试试看和她相识。”于是他在桌上一个鼻烟盒后面平躺下来,好偷看那位漂亮的小姐,她继续用一条腿站着而不失去平衡。

  等到天晚了,其他锡兵都放进了盒子,那一家子的人也上床去睡了。这时候玩偶们就开始互相玩他们自己的游戏,串门,打仗,开舞会。锡兵们在盒子里也吵闹起来,他们也想出去跟大家一起玩,但是打不开盒盖。那些核桃钳子玩跳背游戏,铅笔在桌子上蹦蹦跳,吵得那么厉害。金丝鸟给吵醒了开始说话,而且出口成诗。只有那个锡兵和那位舞女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竖着脚尖站着,双臂张开,用一条腿站着,和那锡兵用一条腿站得同样稳。他的眼睛连一瞬间也没有离开过她。

  钟敲十二点,鼻烟盒的盖子砰地打开;但是跳上来的不是鼻烟,而是一个黑色的小妖精;因为这鼻烟盒是个叫人吓一跳的玩具。

  “锡兵,”小妖精说,“不要指望不属于你的东西。”

  但是锡兵假装没有听见他的话。

  “很好,那就等到明天吧。”小妖精说。

  第二天早晨孩子们进来,把这锡兵放在窗口。好,也不知是小妖精干的,还是风吹的,窗子一下子打开,锡兵倒栽葱从三楼落到了下面街上。跌得可厉害了,因为是头朝下跌的,他的军盔和刺刀插在铺石的缝间,那条独腿朝天。

  女仆和那小男孩马上下楼来找他;但是哪儿也看不到他,虽然有一次他们险些儿就踩在他身上。如果他叫一声“我在这里”就好了,但是他穿着军服,太自豪了,不好大叫救命。

  紧接着就下起雨来,雨点越来越密,最后下起了倾盆大雨。雨后恰巧有两个男孩走过,其中一个说:“瞧,这儿有个锡兵。他该有条船坐着航行。”

  于是他们用一张报纸折成一条船,把锡兵放进去,让他顺着水沟航行,两个男孩在旁边跟着他走,一路拍着手。天哪,水沟里浪头多么大啊!水流得多么急啊!因为刚才那场雨太大了。纸船摇来晃去,有时候转得那么快,锡兵也摇晃了;然而他保持坚定;他的脸色不变,笔直望着前面,扛着他的枪。

  船忽然在一座桥下冲过,这桥是阴沟的一部分,接下来四周黑得像锡兵的盒子里一样。可是盒子里有二十四个伙伴。

  “我这会儿是在上哪儿去呢?”他想,“我断定这都是那黑妖精捣的鬼。啊,要是那位小姐和我一起在船上就好了,再黑我也一点不在乎。”

  忽然出现了一只很大的水老鼠,它住在这儿的阴沟里。

  “你有通行证吗?”老鼠问道,“马上把它给我。”

  但是锡兵保持沉默,把枪握得更紧。船继续漂走,老鼠跟在后面。它是怎样地咬牙切齿啊,它对木屑和干草大叫:“拦住他,拦住他!他还没有付过路钱,还没有出示通行证。”

  但是水流得越来越急。锡兵已经看得见拱道尽头处阳光照耀了。这时候他听见一阵隆隆声,可怕得足以使最勇敢的人吓倒。在管道的尽头处,阴沟猛地泻入一条大运河,对于他来说,这危险程度就像瀑布对于我们一样。

  他离它已经太近,没有办法停住,船就这样冲了下去,可怜的锡兵只能尽量挺直身体,眼皮也不动一动,表示他一点也不害怕。船旋转了三四圈,接着水满到了船边;没有任何办法能挽救它使它不沉下去了。现在他站在那里,水到了他的脖子,而船越沉越深,纸一湿就变软,松开来,最后水淹没了锡兵的头顶。他想起了那位再也看不到的娇美舞女,耳边响起了一首歌中这样的话:

  再见了,武士!你从来勇敢无比,

  一直飘到你的坟墓里。

  这时候纸船已经破烂了,锡兵沉到水里去,很快就被一条大鱼吞下了肚子。

  噢,在鱼的肚子里是多么黑啊!比在水管里黑得多,也窄得多,但是锡兵继续保持坚定,扛着枪平躺在那里。

  鱼拼命地横冲直撞,但最后完全静止下来。过了一会儿,锡兵身上好像掠过一道闪电,接着阳光照下来了,一个声音叫起来:“哎呀,这里面有一个锡兵。”原来那条鱼被捉住了,送到市场上卖给了一个女厨子,她把它拿进厨房,用一把大菜刀把它剖开。她把锡兵夹起来,用食指和大拇指就这样夹住他的腰送到房间里。

  大家都急着要看看这个在鱼肚子里旅行了一通的了不起的锡兵,但是他一点也不觉得自豪。他们把他放在桌子上,可是世界上真会发生那么多意想不到的古怪事情他竟就在原来那个房间里,他就是从这个房间的窗口跌到外面去的。孩子们是原来的孩子们,桌子上是原来的玩具、原来那座美丽的宫殿,娇美的小舞女就站在它的门前;她仍旧用一条腿平衡着身体,另一条腿举起,因此她和他自己一样坚定。看到她,锡兵感动得几乎要流下锡的眼泪来,但是他忍住了。他只是看着她,两个都保持着沉默。

  忽然,一个小男孩把锡兵拿起来扔进了火炉。他毫无理由这样做,因此这一定是鼻烟盒里那个黑妖精捣的鬼。

  锡兵站在那里,火焰燎到他,热得厉害,但是他说不出这是由于真实的火还是由于爱情的火。接着他看到他军服上鲜艳的颜色退了,但这是在旅途中被洗得退去的呢,还是由于伤心而退去的呢,没有人能说出来。他看着那位小姐,那位小姐看着他。他感到自己在熔化了,但是他肩上扛着枪,保持着坚定。

  忽然房门打开,风把那小舞女吹起来,她像个空气仙子一样飘飘然,正好飞到火炉里锡兵的身边,马上着火,烧没了。锡兵熔化成一块锡。

  第二天早晨当女仆来倒炉灰的时候,她发现他化成了一颗小小的锡的心。至于那位小舞女,那就什么也没有剩下,只留下了那朵用锡纸做的玫瑰花,烧黑了,像一块炭。

  其实真正读过安徒生童话的人,一般是不会推荐自己的孩子在刚认识字的时候看安徒生的。可惜我父母没读过安徒生,所以我很早就有了《安徒生全集》,所以我很早就接受了安徒生跨越时空的悲剧心理,所以本来巨蟹座的我成为一个典型的“内源性”和“外源性”并发的忧郁病患者。所以我更喜欢悲苦而近似虐恋。“自卑而产生超越自卑的骄傲,于不完满中找寻完满”,这句话是说安徒生的,但也是在说我。

某年当月今日:
  1. 2008:  中医和西医(0)
  2. 2006:  做一件事,爱一个人,过一生(0)
  3. 2006:  选择紫激光光聚合CTP系统的理由(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