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柬埔寨,静谧的微笑

Posted: 一月 29th, 2017 | Author: | Filed under: 地图map, 未分类 | Tags: | No Comments »

没想到此次去柬埔寨的十几个人大多是老师、教授、工程师,相比较度假的心态,我们对于柬埔寨的期待,更多了一份对雨林中尘封历史的探知。

经过8小时的飞行和转机,从北京到香港再到金边,已是当地时间的11:30,一晚上几乎未睡却充满了期待。

金边

我首先到了中央市场,可谓金边的市中心,现在回头看来,柬埔寨人对于数字7和方位的迷信十分的深入,你看尽管如同巴扎一样的大帐篷,也分为了7层,如同浮屠一般,而四个方位的开口又分为两翼,满满都是人。市场中买的多是日用品和衣服,有一翼是卖水果和吃食的,人生烟火十足。

有自家独有酱汁的米粉

柬埔寨独有的法棍三明治,稍微火烤的法棍剖开,其中放入肉丝或者蔬菜,各种酱料,特别是火锅装的肉汤,颇有风情。

将大块冰块做成冰沙和小冰块,是亚热带的柬埔寨生活必需品。

独立碑是为了纪念1953年11月9日柬埔寨摆脱法国殖民统治,获得完全独立而建,造型取自小吴哥,每层的五头龙如同火焰,配上深红色,象征生生不息的柬埔寨人民的斗志。

柬埔寨大皇宫,虽不及泰国大皇宫辉煌,但能感受到人们对于国王的敬重,屋檐由印度教雷震子托着,门口是佛教中的五头龙,在这里印度教、佛教得到了和谐的共处,塔尖依然是国王的四张面孔,面向着四方,因为他要洞察疆土之内的百姓疾苦。

这棵周正的树是无忧树,开出来的无忧花如同佛陀坐在其中,传说释迦摩尼在无忧树下诞下,行走七步,一手托天,一手抚地,“天之下,地之上,唯有我最大”。而坐羽之时,释迦摩尼也是在无忧树下。

种植在大皇宫门口的这棵树,据说只有皇家才有。

皇后的礼服纯黄金制作,花纹透着精致。

这种花纹美得如此迷人。

湄公河上有两座桥,一座日本人修的,一座中国人修的。

如果说金边代表着柬埔寨的今天,那么无论是大皇宫还是不断刷高的摩天大楼,都见证着柬埔寨人民的努力。

暹粒

柬埔寨在吴哥时期曾拥有54个郡,不断的衰落,暹罗(泰国)与越南的侵占,法国、日本的殖民,寮国(老挝)的独立,仅剩24个郡,偏居于中南半岛的一隅,但暹粒在柬埔寨语中就是“击败暹罗”的意思,这里正是17世纪高棉击败暹罗,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地方。

吴哥始建于公元802年,完成于1201年,前后历时400年。在几百年的建造过程中,吴哥三易中心。第一次王都中心建在巴肯寺(耶输跋摩一世时代),第二次王都中心是在巴戎寺(罗因陀罗跋摩二世时代),第三次王朝中心又定在巴芳寺(乌答牙提耶跋摩二世时代)。

吴哥王城的城门,上面四方刻以国王面容,一来表示王权至上,国王面向四方,洞察世间,也分别代表佛家的慈、悲、喜、舍。

巴戎寺 (Bayon) 以佛面塔、回廊壁画而著名,因为阇耶跋摩七世 (Jayavarman VII) 笃奉佛教,整个寺庙采用佛教教义的须弥山(世界的中心)为概念而起造。

巴戎寺 (Bayon)被誉为“人用手塑造和雕刻出的一座山峰”。

49座佛塔均为巨大的四面佛雕像,佛像为典型高棉人面容,据说是建造巴戎寺的神王阇耶跋摩七世的面容。佛像脸带安详的微笑,这就是令吴哥窟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穿行在众多佛塔间,身处任何一个角落,都浮雕会发现有带笑的眼睛注视着游客的一举一动。

每块石头上都有两个货多个石眼,是用来插入木棍搬运石头用的。

而女皇宫,是用来供奉湿婆神的寺庙,由于雕刻过于细腻,有人说这座寺庙是由女人建造的,当然更合理的解释是女皇宫的柬埔寨语“斑蒂斯蕾”也是“女兵营”的意思。

这讲述了怪兽摇晃须弥山,欲图与湿婆神一较高下,狮子大象等动物都惊慌逃跑,就连湿婆神的妻子也跳入怀中,只见湿婆神用脚一踏,须弥山便安稳下来。

魔王冒充天神偷喝了乳海的甘露,毗湿奴神瞬时割掉魔王的头颅,然而魔王的头颅已经永生。

巴肯山上的落日,静谧的雨林,时间会抚平一切。

吴哥窟,又称为“小吴哥”,有句俗语是“先有小吴哥,后有吴哥城”,尽管没有吴哥王城大,但内部构造更合理,更有王者及佛国的气度。

特别是太阳西下,金色打在吴哥窟上,这是一座被佛眷顾的地方。

我更喜欢这里的雕塑,仙女们袒胸光脚,舞蹈着,不紧不慢,轻盈飘渺。

对于吴哥而言,真正的微笑一定需要露齿。

在雨林中的城市,与整个世界说你好。

而到了崩密列,这里距离建造宫殿的采石场——荔枝山很近,如果从窗栏只有5根,龙也只有5头来看,这里的规格制式要小于吴哥窟。由于没有人为的修复,保留着原始的,被自然和历史抚平的痕迹。

我开玩笑说,看到吴哥王朝的衰败和破坏,似乎圆明园相较其下,也不值得可惜了。人类的创造力实在是伟大。

而洞里萨湖,则很好的说明了大江大湖是人类文明的母床,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造就了柬埔寨令世界惊叹的吴哥文明。

在柬埔寨的五天,首先是对吴哥文明的辉煌而赞叹,接着是对柬埔寨外族入侵、摧毁以及殖民,国土的流失扼腕叹息,最后,面对着洞里萨湖的湖水,面对着泛着金光的吴哥窟,面对着柬埔寨人们静谧的微笑,我真诚祝福这样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奋起直追,重塑辉煌。


海南环岛骑行第七日10月1日(昌江-儋州)

Posted: 十月 4th, 2014 | Author: | Filed under: 地图map | No Comments »

我讨厌被剧透,可攻略还是无情告诉我,昌江到儋州依然是一段绵延的山路。

果不其然,太坡,到达昌江才走了一半,接下来另一半的太坡等着我。

到了十一,路上车多了很多,而且结婚的车龙也多了,不过在这样蜿蜒的山路上保持队形,这对婚车车龙可不容易,想着会不会是从一个山寨去另一个山寨提亲呢?想想还是很浪漫的。

其实路程并不远,可路途却很辛苦,以至于完全没有胃口。

倒是沿路发现旅游观光的项目很少,路边全部是橡胶树林,仔细看会发现每棵树树杆都挂着一个铁皮罐,而不时有人把罐中的白色液体倒入桶中。沿路也多是带着桶骑摩托车的人,他们到一个收胶点就停下,有人称量计费。我注意到实际上橡胶汁都是含水的,所以收来的橡胶汁经过沉淀,还需要倒掉水。橡胶黏度很大,我的车胎也不慎沾到一些,马上就去不掉了。

大约下午三点就到了儋州,进入市区前先是爬一个很高的坡,然后就是一路下坡了。而到了儋州市区,你会发现真正的市区是建立在一个大坡上,可能你生活在坡底,上班就在坡上面了。

决定不往前骑了,好好休整。

穿过一条街道,来到了菜市场,再往前走居然走到了市民文化中心,吃了一碗当地的特色食物米烂,其实入口发现不过是凉拌米线而已,里面的菜码能看出这里地产的丰饶,如小鱼干,鱿鱼丝猪肉末以及花生等。当然味道还是如同海南岛大部分食物一样,偏淡,缺乏刺激感。我又加了一大勺黄辣椒。

我又在文化中心的树下听了一段山歌表演,其实在我听来并不好听,男女两人分别坐在舞台两端,一方开始唱歌就走在舞台中央,甚至向对方继续走去,相当具有挑逗挑衅的意味,曲调非常单调,歌词内容肯定是听不懂的,但看到老头老太太们笑声不绝,应该是很有趣的二人转形式吧。

在菜市场,要了一根甘蔗,我说能卖一半吗?小妹很为难,说一根才三元,就买一根吧。她很熟练的削皮砍段,我提着一塑料袋的走着,除了腮帮子有些累,身心都很放松。


海南骑行第六日9月30日(板桥-昌江)

Posted: 九月 30th, 2014 | Author: | Filed under: 地图map | No Comments »

其实路上一直担心的是爆胎,昨天就已经发现新轮胎经过几天骑行早已磨的斑驳露露,如果真的爆胎,我又完全不会换胎,何况海南岛自行车根本不流行,路边摊是绝对不会有修理自行车的。

预感就是这么灵!今早一起床发现前轮已经一点气都没有了,当时就慌了,怎么办。我先拿打气筒充满气,好在没有漏气,于是怀着忐忑之心上路了,一路上已经不看风景,只看哪里有修车摊了。果然是没有的。不过很幸运的是,板桥离东方市不过20公里,而东方市作为成熟的城市一定是有修车摊的。就是这么幸运。

本来路线是不经过东方市直接省道继续骑行的,无奈只有进入市区,在一个商业街树荫下,找到了修车老大爷,开始第一次泡水测试没有破,大爷说气没有打爆,再试试,果然一个大气泡蹭蹭往上冒,再追根究源,在外胎里发现了一根闪亮亮的钢针。补洞加打气,五元搞定。

时近中午,我看到东方市的学生们放学,几乎每一位都是电动车摩托车,土豪气逼人。

尽管车胎已经修好,我还是很怀疑会不会再次漏气,因为骑行愈发艰难起来,一来体力下降,二来从离开东方市开始,就正式告别海滩,进入到内陆丘陵地带了。而这并不是虚言,公路如同褶皱的丝绸一个坡连着另一个坡,你站在坡顶甚至能看到几公里之外的连绵的坡,这让我很崩溃。不知道为什么上坡耗费的体力在下坡时根本无法不使力骑行,于是上坡大出力,下坡小出力,越发崩溃起来。

不停看地图,看离昌江还有多远,结果终于盼到了快抵达的地方,遇到一个地名叫太坡,名不虚传啊,太他妈是坡了,大坡小坡高坡低坡绵绵不绝。

在骑行时,每到下坡我就高兴不起来,这下坡的畅爽是总要还的呀。

终于到了昌江县城,这又是个依山而建的县城,以至于我要入县城就不得不下一个大坡,早已经不是高兴了,明天骑行都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