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CTP版材的环保路径

Posted: 五月 4th,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作业work, 观察abo | No Comments »

印刷,如果拆文解字之后,先印后刷,有印有刷,版材作为印刷的中介介质,先将图文信息转移到版材上,再通过版材,将图文信息转移到纸张或者其他承印物上实现大规模复制。版材作为印刷的灵魂,功不可没。而作为印刷的主体技术——胶印,版材领域的技术发展也一次次推动着胶印技术的进步,无论是激光照排技术让印刷彻底迎来光与电,还是从PS版时代到CTP版时代所带来的生产效率的大幅提升,版材技术无时不刻成为印刷的内驱力。而现在,摆在印刷面前的最重要的问题是:环保。而这也成为版材领域急需解决的问题,事实上,印刷所带来的环境污染中,油墨是排名第一,但紧随其后的润版液、显影废液、版材废品等都和版材相关。

所以,如果从如何在版材领域环保角度考虑,无非是两个重要方向:减少或者避免制版过程中显影液废液的产生;减少或者避免印刷过程中润版液的使用,而这且恰好契合当前CTP版材领域的三大环保技术方向:免(化学)处理版材、无水印刷版材以及喷墨CTP版材。

免(化学)处理版材

以往需要通过照排机出胶片制成PS版来上机印刷,胶片是银盐感光材料,里面含有银离子,而定影后的废定影液里也含有大量的银离子,这些物质若直接进入环境中,重金属银离子能污染自然水体而造成对环境的危害,同时,胶片的片基是高分子化合物,在环境中极难降解而污染土壤。CTP技术的使用使得这一环境污染大幅减少,但依然无法避免显影废液的产生,尽管目前已经出现了显影废液净化和冲版水循环设备,但环保效果依然有限。而国内缺乏印刷企业废液回收条例,大部分印刷企业的废液排放十分随意。

为此,减少或者避免制版过程中显影液废液的产生的环保版材——免(化学)处理版材就应运而生了。所谓免化学处理版材,就是在显影过程中无需化学药剂的使用,一般使用水或者无毒版材清洗剂来进行处理,这样处理液可以无污染的任意排放。而完全免处理版材则连水或清洗剂都不使用了,在制版机上制版完成后直接上机印刷,彻底切断了制版过程中对水的污染。

事实上,已经有多家版材制造商推出了免(化学)处理版材产品,而且大部分都进入到了市场销售使用阶段。比如爱克发的:Azura和:Amigo免化学处理版材,富士的Brillia HD PRO系列免冲洗版材,柯达的Thermal Direct阴图热敏免处理版材,新图的FIT eCO完全免处理版材。但这些产品在中国印刷市场依然处于初期推广阶段,这与产品尚未大规模生产导致版材成本无法下降,印刷企业不愿承担更高成本,另一方面也与免(化学)处理版材与现有印刷条件适应度不高相关,或导致制版难度加大,相关成本大幅提高,或造成版材使用问题较多,版材表现不及传统版材,导致客户使用积极性不高相关。

无水印刷版材

如果说免(化学)处理版材是为了减少或者避免制版过程中显影液废液的产生,那么无水印刷技术则是为了避免印刷过程中润版液的使用,润版液作为印刷第二污染源,不仅其废液污染水,其产生的VOC也污染空气。无水胶印是一种平凹版印刷技术,印刷时不使用水或传统润版液,而是在印刷版上涂上硅涂层为非印刷区,去除水墨平衡控制,亦免除了使用水作为媒介。可以说,无水印刷的出现大幅减少了印刷领域的污染问题。

早在1931年,无水印刷技术专利就已经获得,在1977年日本东丽(Toray)公司买下专利,并成功推出一系列成熟的无水印刷版材产品,截止到目前,日本、美国均有200台以上印刷机专门使用无水印刷技术进行印刷,截至到2005年,全球已出现1000多家无水胶印企业。

相比较免(化学)处理版材在环保领域的长板却同时遭遇印刷质量不及传统版材的短板,无水印刷版材所带来的除了环保,还有印刷效率及印刷品质的提高:由于没有水的参与,没有油墨乳化,印刷色彩饱和度高;同样也不会出现网点扩散,确保网点还原性好;印刷密度稳定;耐印率高;无水降低纸张纤维膨胀,套准精度高;VOC排放量降低60%~80%,大幅提升环保性能;无水印刷可变因素减少,可实现跨区域管理和标准化实施;由于无需处理水墨平衡,只需注意套准,可降低操作人员的技术要求。

尽管目前仅有东丽一家提供无水印刷解决方案,但在中国的使用情况还是非常不错的,比如雅昌采用无水印刷进行宣纸等薄纸的艺术品复制工艺,雅图仕使用其进行3D光栅印刷,金杯印刷使用其进行彩色双面印刷词典等,还有其他企业承接海外订单,对环保要求较高,也会采用无水印刷技术。

而无水印刷版材同样面临尚未大规模应用而需要印刷企业承担较高的版材费用,需要配备专用的冲版设备等问题,以及无水印刷对于印刷厂印刷机水冷循环系统有特定的要求,色彩管理也不同于传统胶印,这让大部分印刷企业望而却步。

喷墨CTP版材

喷墨CTP版材一开始是以一种特殊的制版工艺出现,早在1978年,德国HOECHST公司在经过粗化和阳极氧化处理的铝基裸版上用喷墨设备喷墨,然后对墨层进行加热固化,并对印版的空白部分进行处理,把分散在水中的树脂型油墨喷墨打印到普通PS版上,然后经过晒版、显影完成印版的制作。但由于这一时期的打印机分辨率低,喷墨CTP并未得到应用。

伴随着喷墨打印机分辨率的提高和打印幅面的扩大,喷墨CTP在经过近20年的缓慢技术发展后,又开始了大规模技术研发,同时由于CTP技术的出现,在裸版上进行喷墨制版,直接上级印刷成为了技术发展方向,由于彻底抛弃了水处理,更加快捷,更加环保,喷墨CTP版材被认为是新一代绿色版材技术。

喷墨CTP能够得到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其加网线数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目前可以做到高档印刷品需要的175线,而其制版机(同时也是喷墨打印机)价格却仅仅是普通CTP制版机的几十分之一,喷墨CTP版材价格也有极大的优势,仅比普通的PS版价格略高,但综合考虑无需晒版、冲洗、显影等工序,其制版使用成本成为目前已知CTP技术中最低,以前被看作喷墨CTP短板的较低的耐印力,仅为2万~5万印,伴随印刷活件普遍短版化,反而成为了最为适合市场的参数。喷墨CTP由于无需专门的制版机,也无需冲版,整体投资不超过50万元人民币,印刷质量也能符合一般的商业印刷需求,是中小型印刷企业投资环保印刷的入门产品。

尽管喷墨CTP版材在海外和国内都有多家企业进行生产研发,但在国内却有些“生不逢时”,在CTP技术大规模应用时期,喷墨CTP版材没有很好解决分辨率较低的问题,而当CTP市场趋于饱和,市场售价大幅下降的时候,喷墨CTP技术又要遭遇数字印刷的冲击。目前国内市场除了中科纳新推出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喷墨CTP解决方案(可是中科纳新需要专门购买喷墨制版设备),海外供应商中efi、EPSON也在积极推动喷墨CTP解决方案,成都新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也推出了FIT Nano喷墨CTP版材……但如何解决后CTP时代对于环保版材解决方案的市场接受程度,是所有厂商需要协助印刷企业来解答的。

除了以上三大环保版材以外,也有企业正在积极研发其中的“升级”或者“嫁接”版本,比如drupa 2012上有公司提出了无水免处理版材技术,是希望做到真正的零排放,既不使用显影液、冲版,也不需要润版液上机印刷;也有企业正在考虑替换较难回收的版材铝板基,而采用树脂作为版材基底材料……当然,更有landa等无需版材实现直接印刷的数字印刷解决方案来挑战环保版材存在的意义。不过作为“自然经济人”的印刷企业,无论使用何种版材,无非关心的就是成本、效率、质量,这也是所有环保版材以及扩而广之所有印刷方式所需要回答的问题。

此外,环保之于印刷,不能完全依靠市场的无形之手,政府的政策推动是必须的,举一个例子:在巴西国内使用免化学处理CTP版材等环保版材的量远超传统CTP版材,这与中国印刷市场完全天壤之别,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状况呢?政府向所有企业征收污水处理费用,印刷企业为了减少污水的产生,必须考虑更换环保版材,而因为巴西国内环保版材的市场需求激增,大规模生产环保版材所形成的规模成本优势体现,巴西印刷企业享受着比传统CTP版材更为廉价的环保CTP版材,这是否会在中国出现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从Hunkeler创新日看数字印刷新动向

Posted: 二月 28th,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作业work, 观察abo | No Comments »

自2009年开始举办的Hunkeler创新日(Hunkeler Innovationdays)活动,一开始是数字印后解决方案提供商Hunkeler作为一项企业开放日活动而举行,但由于Hunkeler所提供的数字印刷后道加工中的收卷复卷及裁切等设备,将大部分采用卷筒纸的数字印刷机,和各种类型的后道加工以及数字印刷品生产解决方案连接在一起,十分直观地为观众展示数字印刷的最大可能,很多解决方案甚至都是超越现有市场需求的概念形态,让众多印刷企业非常感兴趣。再加上Hunkeler成功的市场运作和号召力,让众多数字印刷解决方案提供商都对这样一个展示平台产生了极大的期待和热情。这在刚刚结束的2013年Hunkeler创新日(Hunkeler Innovationdays 2013)上,便可见一斑。

务实的创新日展会现场务实的创新日展会现场

展示·证明

2013年Hunkeler创新日(Hunkeler Innovationdays 2013)作为数字印刷在drupa 2012后的首次集中亮相,主办方Hunkeler一直强调创新日活动不同于一般展会的特点在于:“现场运行演示”和“满足市场需求”。也就是说所有在创新日展示的设备或者解决方案必须是现场运行以证明其技术完备,同时又必须是针对某一特定市场需求,生产出有市场价值的印刷产品。

于是,您可以在位于瑞士卢塞恩的Hunkeler创新日展馆中看到,硕大一个展馆没有繁复花哨的展台搭建,只有通过一条条生产线进行区分的一个个简单的展区,每一个展区上方悬挂着来自世界各地赫赫有名的数字印刷解决方案提供商的logo名牌。而每一条生产线上都在紧张运行着,生产着从字典书到报纸,再到包装纸盒、直邮商函等各种印刷品。如果你对某个设备感兴趣,参展商会非常耐心的为你讲解,甚至掀开巨大的设备外罩,将内部结构展现给你进行讲解。

整个展会现场HP Indigo、柯达、富士施乐、高宝、赛康、理光、网屏、佳能(奥西)等数字印刷机设备商都悉数登场,进行真机演示,而马天尼、必能宝、好利用、浩勒、海德堡等数字印后解决方案提供商也纷纷展示了各种印后方案。当然,还有众多数字印刷纸张以及流程方案软件商等也都展现产品,只是他们不再是一个个品牌,而是多个品牌设备器材的联合展示,比如。

普适·幅面

在整个展示中,最大的感觉是数字印刷开始侧重纸张的适用性方面以及印刷速度方面的调整,这可能是由于越来越多的数字印刷客户开始关注数字印刷的成本以及产出效益,而这也确实是传统胶印相对于数字印刷的长处。

高宝此次继续展示在drupa 2012上展示的卷筒纸喷墨印刷机RotaJET 76,不过此次高宝继续改进了设备的干燥及收卷系统,同时也是首次使用聚合物材料的油墨,这让喷墨印刷机在印刷书刊报纸等常规印刷品时,不仅速度上大幅提升,四色印刷质量也大幅提升。

富士施乐公司此次展出了日系数字印刷机主推的无水喷墨印刷技术,其主要是利用多种颜色的干油墨颗粒,通过加热至100摄氏度由固态变为液态,通过几万个喷墨头打至纸张,由于液态油墨在达到纸张时又变为固态,从而实现无水喷墨印刷。之所以多家企业主推这一技术,主要是不再像普通喷墨印刷对于纸张的要求较高,任何普通纸张,特别是容易吸水的薄纸等采用这一技术就很合适。这样,在纸张成本上就能节省不少。现场样张感觉在分辨率上还是差强人意,颗粒感较强。

柯达公司主要展示了柯达鼎盛PROSPER印刷机以及柯达NEXPRESS生产型彩色数字印刷机,特别展示了NEXPRESS红色荧光干墨解决方案,此方案可帮助印刷商加强文档、包装、宣传、直邮等材料的防伪能力,这也是柯达等数字印刷机开始在四色之外增加第五成像单元趋势的一个体现。

必能宝(Pitney Bowes)、MB和Kern-Data是世界三大直邮解决方案提供商,他们此次展示的设备都不约而同在“自动化”、“个性化”下了大文章,比如更宽幅面的卷筒纸印刷品通过多次犁式折页、裁切而实现多张直邮内芯,而同时也配备多个夹发堆栈,可以同时夹发诸如银行卡、商品样品、打折券等物品,然后同时自动塞入信封中并胶封。当然,解决方案还提供直接在信封上喷码打印收件人地址等功能。完善的流程解决方案能够确保每一封信都个性化,并且能确保收件人信息和内容准确无误,而更为关键的是,所有的一切全部无需人工参与。

马天尼、好利用等印后设备商依然还是展示的在德鲁巴上数字印后设备,主要突出的是“一本印后”以及全自动等功能。而kern公司则提出一个“白纸解决方案”,就是在卷筒纸印刷书刊时,如果在两页之间是较长的白纸部分,则会被自动检测并裁掉,避免在后道加工中被无谓的折页、装订。Meccanotecnica公司则推出了一台非常灵活的锁线机UNIVERSE SEWING,它可以根据不同厚度的书帖进行线装,哪怕单独一个书帖也可以实现线装,后续还有三面切等加工步骤,实现全自动线装。

Hunkeler无疑是全场的明星,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此前在drupa 2012上展示的Hunkeler Laser HL6激光加工设备,这台设备直接在卷筒纸上进行激光的切割、模切、冲等工艺,而且加工速度也达到150米每分钟,与数字印刷机加工速度同步,实现联线印后加工。新版本的操作软件甚至可以进行任意图案的模切,而现场展示了激光切割不干胶标签,可以按照任意图案切割面纸,而完全不会损坏底纸,这将使得数字印刷在线制作不干胶标签成为现实。

激光切割不干胶标签激光切割不干胶标签

而Hunkeler在drupa 2012上推出的书帖胶装系统,通过喷胶让书帖粘在一起,便于后道加工时的传输以及精装等,同时加载了JDF/JMF流程系统,让按需印刷中的精装成为可能。

趋势·观察

尽管可以承认,时隔半年我们从drupa 2012上了解到的数字印刷技术与Hunkeler创新日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80余家数字印刷解决方案提供商相聚在7000平方米的展馆中,没有花哨的展台设计和各种show,纯粹而直观的用设备的运转,纸张变成印刷品的过程,告诉我们这就是现实的数字印刷,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具说服力呢?而这也就是Hunkeler创新日的魅力吧。

Hunkeler创新日开幕第一天(2月11日)恰逢瑞士卢塞恩狂欢节的最后一天,也是狂欢节的最高潮,不出所料,当天展馆里空空荡荡没有太多的观众,只有各个企业的销售们相互打趣,“你看,这就是衰落中的印刷,连数字印刷也一样。”另一位拍拍这位沮丧的销售的肩膀:“没事啦,大家都去狂欢了,明天就会来很多人。”果然从第二天开始,Hunkeler创新日的参观人流量就大幅增加,并一直持续到展会结束,从另一个侧面来看,印刷的前景并没有那么让人绝望,不是吗?

与中国数字印刷市场不同的是,直邮、商函的数字印刷应用在欧洲十分广泛,现场展示的解决方案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但在中国却依然一片宁静,这个市场在中国就真的不存在吗?

现场展示的数字印刷开始向高速度、大幅面、多色组以及承印材料适用性方面发展,这样的趋势您是否眼熟?对,这正是胶印设备曾经走过的路,数字印刷设备的前行竟也如此一致。是重蹈覆辙还是乘胜追击?让我们拭目以待。

从整个Hunkeler创新日上我们看到了诸多完善的印后解决方案,这也恰恰证明了数字印刷正在不断成熟,从前端数据处理到中间印刷生产环节,再到后道加工的灵活处理,数字印刷的整个流程已经全部打通,不同于传统印刷,数字印刷解决方案更强调自动化和可变性,这似乎也昭示着印刷行业将向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侧重大型工业化标准生产的传统印刷,一个是侧重灵活高效的个性化印刷。

未来的数字印刷将会怎样?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巨变,让我们拭目以待。


Drupa看完门道看热闹

Posted: 五月 18th, 2012 | Author: | Filed under: 观察abo | No Comments »
记得即将前往德鲁巴之前,一个书业集团的老板突然问我这个展会如何,我回答:世界最大的印刷展会,四年一届,基本上未来四年印刷怎么样都在这届展会上定性了。我想凭借我对德鲁巴的了解,这个解释并不出格。书业老板倒是很惊讶一个印刷展会可以有半个月的展期,“三天就很勉强了吧,我就不信一个行业展可以有这么长的展期。”事实上,半个月的德鲁巴已经很多届了。最后这位老板决定去看看,他很想去寻得一个问题:书,还有市场吗?
我想很多“朝圣”般前往德鲁巴的观众或者参展商,都和我一样,是带着问题去看展会的吧。四年后的印刷怎样?未来的印刷怎样?这对于 2012年的德鲁巴,这对于已经开始在萎缩的印刷行业,这对于许多个像我一样早已很少读报纸,习惯捧着 Kindle看电子书,笔记直接记在 iPad上,照片只在网上分享的人来说,印刷的前途是个问题。
也许一位位专家和业内资深人士已经将德鲁巴 2012的各种亮点和趋势都分析的清晰透彻,但看完了门道我们不妨抱着轻松的心态看看印刷里的热闹:
海德堡此次展台面积暴缩28%,但依然是此次德鲁巴的绝对明星,独立的展馆,精美的展台设计,但两个趋势需要您的注意:一个是海德堡推出的Linoprint数码印刷机现场看到时有些失望,小小的一个长条设备,更像是数字快印店里的普通机型,实际上参数也没有特别值得称道的,而有业内人士透露不过是理光借海德堡品牌的数字印刷机,而海德堡更希望主推他的印通流程;一个是现场展示的大多是包装解决方案,看来传统胶印伴随书刊市场的萎缩,已经开始转向号称“不死印刷”的包装印刷领域。这样一来,就会和在包装印刷上独占鳌头的高宝形成正面冲击,战况如何,我想未来一年就可以好好看了。
而众多胶印机企业此次传统胶印机产品的看点在于“提速”和“自动化”,比如高宝的自动换版技术,小森的ledUV干燥功能,这其实和书刊印刷企业的一个市场变化十分相关:中型印刷企业正走向衰亡,印刷企业分布形态正向超大规模和灵活迷你两个极端发展,超大规模印刷企业凭借规模优势以及稳定的业务来源,专业的加工服务为市场提供大批量长版活件;而灵活迷你型企业则挖掘市场需求空档,来获取一个个利基市场利润。数字印刷更偏向于灵活迷你型企业,而高速自动化印刷机则为超大规模印刷企业服务。“胶印不死”也许今后便存活于这些印刷航母中。
相比较中国很多印刷器材供应商都在积极做大做全,从版材到CTP制版机,从设备到软件流程,恨不得把印刷全流程做通。可在德鲁巴上,你会发现很多坚持做精的企业:只做骑马钉的浩勒,只做纸张的芬欧汇川,只做折页的MBO,只做数字印刷的惠普……而这些精于一处的企业之间又能展开紧密的联系,由于彼此间交流非常紧密,使得合作时都十分顺手。这对于中国印刷行业相当具有借鉴意义,不光是印刷器材领域,印刷企业也应该不要纠结于做大做强,不妨选择几个特定领域来做精,比如精于画册印刷的印刷企业,不妨把印前和印后委托给更擅于此的企业,大家通力合作不仅能将印刷做到精益求精,更降低了成本,同时减少了一些投资风险和压力。
当柯达用“黄色改变一切”的广告语提醒印刷人是他们的工业型喷墨印刷解决方案点亮了2008年的德鲁巴展会,而惠普在其展位上拿视频循环播放不断吐槽,自2008年,喷墨印刷一直只是前景、梦想,而惠普的电子油墨技术在已经印刷了几亿份印刷品了。而这个场景又多么熟悉, 2008年的德鲁巴,柯达不是这么吐槽富士施乐的碳粉印刷吗?——你已经out了,现在是喷墨的时代。看来,现在是数字印刷的时代,但不是任何谁的时代。
Landa的数码印刷机想必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德鲁巴上的当红炸子鸡,无论是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还是其惊为天人地使用触摸屏来操作印刷机,还有海德堡、小森等巨头的专利支持,德鲁巴现场似乎弥漫着“不做数字印刷就死”的论调,甚至进一步浓缩为“不Landa就出局”的口号。可实际仔细调查,Landa数字印刷技术还仍欠火候,有报道称还需2年以上的等待,尽管现场Landa本人轻松收到1万份1万欧元的定金,但两年后究竟何种数字印刷技术会成为主流依然不好说,也许喷墨印刷、转印类印刷、碳粉印刷等会共存共生,这种数字印刷技术的“三国时代”也许还将存在很长时间。
好啦,我想最多人还是想知道 Drupa 2012到底是什么主题词?有人说是“数字印刷2.0”,有人说是“数字印刷与胶印”,有人说是“纳米油墨”,有人说是“数字印后”……统统管中窥豹,我倒是觉得海德堡老板说的那句话挺对的:正因为谁也不知道印刷之路指向哪里,所以所有人都来德鲁巴现场找答案。而很不巧,每一个厂商都有一个答案,都给我们画了一个不一样的印刷未来,于是我们看到了这百花齐放、精彩绝伦的Drupa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