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远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和决绝,你也清楚地知道人生只能向前。

我希望岁月静好

Posted: 十一月 7th, 2019 | Author: | Filed under: 历史history, 心情mood | No Comments »

高中同学突然微信我,说他竞聘成功,官阶又升一级,感谢我上次帮他修改的竞聘讲稿,其实我真没改什么,顺了顺结构,同时把一些拗口又明显冗长的名词句子给缩短了,和他说了些演讲的技巧,自然还是因为他本身够格才成功的。

之前的印度同事,离职走的不是很愉快,不过并不影响我们相识一场,他通过微信问我好,但显然他此次主动招呼是为了分享他的两个好消息,一个是患有孕期糖尿病的老婆这次已经怀宝宝7个多月了,再就是通过他的工程师哥哥,明年四月即将去加拿大外派工作,自然比之前来中国工作,接受中国资本家的剥削要提升很多。

还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在我工厂里已经工作了三个月的学徒工,95后外出打工的孩子稚气未脱,虽然我能提供的生产和生活环境不算太好,但也真心希望他好好学点技能,在这个辽阔且冷漠的城市角落,为他提供每个月稳定的收入和安稳的生活。所以,突然有一天他说他想辞职,想回老家时,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给他的生活就一定对他是好的吗?我甚至对他未来的去向无从知晓,也无法判别,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说不定真的有很多比我这里更好的选择呢。

我还想起了大约十年前,我和一个自认为亲密无间的网友聊天,他说他晋升了,买房了,结婚了,而我在网络这一端竟然不知道回复什么,说真的,竟然有些生气,恨的是自己居然和他差那么多,人生的比赛似乎已经慢了太多了。对方跳动的QQ头像传来消息:你怎么啦?难道你不为我高兴吗?-没有,没有,怎么会,为你高兴。我赶紧回复,却在心里翻江倒海不是滋味,我是真的不高兴吧,但我真的不是见不得对方好,何况他还是我不错的朋友。

列夫·托尔斯泰在《 安娜.卡列尼娜 》中说到: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可面对不幸的人,普通的人总是毫无意外的关怀;面对幸福的人呢,显然并不是祝福和祝贺如此单薄,何况那个幸福的人是你熟悉的。

我也只是到了这个年纪,才会真心为对方的幸福而高兴,为对方拥有了我没有的幸福而高兴,因为在高兴的那一秒,我对自己说,在有生之年似乎也没有可能获得对方拥有的幸福,那就为其高兴,见证这一刻吧。

我也只是到了这个年纪,才会真心为对方的拥有而高兴,因为我终于明白世间百态我领略到的何其不是沧海一粟,那些我不知道的幸福与悲惨不知有几多,而我知道的幸福与悲惨的象限又多狭小,所以让我看到、感知到的悲惨我自然怜悯关怀,而让我知道和感知的幸福,即便不在我身,那也是小小而又确定的幸福,体验的欢悦是一样的。

不过,我更希望岁月静好,不起微澜。


人生就是一站接着下一站

Posted: 十二月 13th, 2016 | Author: | Filed under: 心情mood,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3年120万的纯利润,作为一个一无所有、毫无经验的我,能做到这个成绩,不知道算不算好。其实一开始我没有算过要赚多少,就像高考做数学试卷,我并不会一直念着要考多少分,倒是低着头完全沉浸在做题解答的过程中,往往是状态极好的时候,150分也常常就这么来了。所以3年来沉浸式的付出,我倒觉得自己的状态是极佳的,至少这个结果没有失望吧。

不过确实是想换下一站了,觉得太累,觉得太无聊,觉得不享受……这样的理由在决定更换时会一个接着一个,倒是没有想过不值。

当合作伙伴提到了一个我没有想到的分配方案时,我惊讶了一下,确实金额比我想的要少,不过我没有辩驳什么,真的没想过去计较这个,可能我真的不是一个计较的人吧。可这么一来,倒是离开的决心变得彻底了,所谓的不值的感觉涌上心头,三年如果不是这样一个选择,是不是有很多心里的苦也就没有了呢?

那天你说:你的感情生活怎样啊?我回答:完全没有啊,我现在过不了也要不到。你说:我是完全不能没有这个的。嗯,是的,这就是我和你分开的原因吧,我给不了也要不到,这个选择我到现在都没有后悔,如果一直拖着,强迫着,那也是会不值的吧。

我是一个很会安慰自己的人,这也是我在这个社会里存活的最大技能吧,如果回想自己过去经历的种种,被欺骗、被侮辱、被欺负甚至被害……没有一些心理建设的能力,人还要怎么活?以后定会觉得这生过得如此不值,讨要个值回来的方法,要到了也觉得不过意,没要到更心糟。所以这一站下车,下一站新的旅程,且行且珍惜吧!

可不可以虚妄过掉这一生?我想是不值的。需不需要奔波劳苦这一辈子?我想也没必要。在自己的舒适域值区间,做一些超值和不值的事情,而大部分都还是等价交换的事情,这才是普适的生活哲学吧。


坚守与前行

Posted: 十一月 28th, 2016 | Author: | Filed under: 历史history, 心情mood | No Comments »

工厂搬家,没想到就这样差点搬没了,做生意三年来,获得的最大的一个道理就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偏偏问题出在了不是钱的问题上,或者不是我能出的钱的问题上。看透了很多人情冷暖,倒不是要颠覆三观,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思想都符合道德,何况道德也是一个主观的思维约束,这是现实。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责任感,我就想不要让这个厂死在我的手里,怎么也要救活。尽管我并不是这个公司真正的主人,这个工厂真正的主人也许无暇顾及。是道德感?(我又说道德了)是怕输的心态?还是对这个工厂的感情?我想都有。

每天超强的压力袭来,能明显感觉可以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人都有些泄气,而我可能是那个还有骨架的气球,早已泄了不少,却还在硬撑着,难受!

于是“不想让厂死在我的手里”这个命题,就一下让我彻底处于崩溃的边缘。我明白我硬撑着一定有解决的方法,况且形势朝着好的方向在走。可就是心中的那一份勇气和热爱,在这样的硬撑中慢慢没有了。我感觉特别像水中憋气,可能肺活量完全可以继续撑住,但未知的恐惧和孤独,你会选择放弃,大口呼吸空气。我一直在反思是不是我太娇气,或者长情不够,但换做每一个我熟悉的朋友,我倒是觉得未必有我能够承受和坚持,这也算一份骄傲,很无奈的骄傲。

还有两天就到了这个工厂命运转折的时间,原本我想再送一程,但今天,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我的脑袋很疼很闷,我突然决定放弃了,我只想过一段没有电话嘈杂,没有各种压力的生活。

在老家,已经快六十的母亲在照顾已经插胃管的舅爷爷(母亲的舅舅),九十多岁终身未婚的舅爷爷一直是一个惜命又乐观的人,各种小病小灾都对他是个不小的心理负担,可当有一天他不愿意进食,只愿插着胃管、尿管,不愿下床活动,只是闭目养神,甚至连离别前的愿望和故去后的交代都懒得再说一句,我知道舅爷爷应该是放弃了。倒是苦了我母亲,天天陪床照顾,三天可以,一周可以,一个月就有些吃不消了,各种焦躁不安和疲倦,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话并不是一句揶揄。但她还在坚持,她应该和我一样,给自己下了一道超难,甚至自己无法解决的命题。我劝母亲将舅爷爷送到临终关怀医院,她想一想,还是将舅爷爷留在养老院继续重症监护,这种坚持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或者正如她所言:不想让自己后悔吧。

忽然听说父亲的老家居然还有一块宅基地留着,盖房子至少需要15万,还不算装修什么的。农村老家既不是青山秀水的旅游景点,也不是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离主城区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农田荒芜了很多,村里的房子也着实破败。这里还有个很不明确的政策,宅基地是农村集体所有,并没有什么法律文件明确保障;房子可以是我父亲的所有权,但我很可能没有继承权(收归集体所有),这房子建还是不建?原来一个感觉中大奖的心情一下变成了大赌一场的忐忑。而我父亲内心是很想在老家盖房子了,六十多岁的他,可能暮然回首,留在他名下,属于他的,可能就只有这一份宅基地,和一份叶落归根的心情了。对于故土他并没有坚守,但归属于老家的心,却一直在坚持着遥望和回归。如果这是他的一个心愿,我倒是愿意出钱去建这个房子的,哪怕可能并不属于我。

人生有如清晨迈进的游乐场,有欢乐也有恐惧和悲伤,散场前终于明白这个游乐场的项目好玩也不过如此,不好玩也不过如此,走出检票口时最好不要去想值不值回票价,那可能一定是个“不值”的回答。前行,直到游乐园散场结束,人生这一遭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坏,坚持往往不是为了坚持的对象,而是坚持本身。而前进,也不是为了未知的目标,只是就应该这么向前。